快捷搜索:

“玩骨头”的科学家:短视频拉近公众与科研的距离

  新华网北京628日电(记者冉晓宁)身着企鹅图案的T恤、梳着利落的马尾,满面春风的卢静急匆匆地从古脊椎所的博物馆——中国古动物馆赶来,原来在接受采访前,她正在为其入驻抖音平台的科普号“玩骨头的卢老师”,录制最新一期的短视频内容。

“玩骨头”的科学家:短视频拉近公众与科研的距离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副研究员卢静(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是卢静每天工作的地方,这里聚集了全国乃至世界顶尖的鱼类、恐龙、鸟类、哺乳动物、人类起源等脊椎动物演化方面的专家学者,有着硕果累累的科研成绩。但对于大众而言,提到“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的名字,很多人仍觉得既拗口又陌生,这让科研人员们感到很无奈。

  最近,“玩骨头的卢老师”的出现,使严谨的科学与欢脱的内容结合,在繁杂的短视频市场中脱颖而出。吃鱼头泡饼拼出了胖头鱼的脑颅模型,吃炖鸡拼出了化石佛法僧鸟和始祖鸟模型……单个内容近百万的点赞、千万的播放量,让卢老师的视频从“吃”入手,不但抓住了大众的“胃”和“眼”,更是迅速地吸引了不少观众对“冷门”的古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们有些科普文章,可能在大家看来就是科研论文。而我一直想做科普,又想用一种不端着的方式,让之前不了解古生物的大众也都能接受。”卢静告诉记者,其实,要了解和走进科学,古生物学是非常好的一个入门方向,从稀奇古怪的古代生命,到身边熟知的各种动物,用自己的眼睛去发现和探索,可以培养大众的科学思维。同时,她还提出,希望能有更多机构和平台帮助在科普道路上的科研工作者们多发一些声,这样才能真正拉近公众与科研之间的距离。

  古脊椎动物并不陌生

  3D打印的立体肉鳍鱼模型、各类古鱼化石、还有经过彩色处理的鱼类标本……踏入卢静的办公室就像是走进了一个迷你的鱼类博物馆,围绕在四周书架上的鱼类模型让人目不暇接。卢静是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一名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是距现在大概四亿年前的古鱼类。工作中,她需要通过高精度CT扫描,对古代鱼的脑颅进行重建,然后复原它们的中枢神经系统,进而讨论这些早期的脊椎动物发生了哪些重要的演化,鱼类又是如何爬上陆地演变成蛙、龙、鸟、兽等四足动物的。

  “说起我们研究所的名字,有些人读起来都会觉得有点拗口。通俗来讲,我们研究的是有脊椎的动物化石,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恐龙了。那么为什么有恐龙?其实,恐龙的祖先是一条鱼。”卢静神秘地笑了笑,“其实人也是鱼变的。大家一听自己的祖先是鱼,有人就会问是美人鱼吗?实际上,这种鱼类不是我们在菜市场上看到的青、草、鲢、鳙等辐鳍鱼,而是一种肉鳍鱼类。”说着,她拿起书架上一只长着胳膊和腿的鱼类模型讲道:“现在活着的肉鳍鱼类其中一种是拉蒂迈鱼,也就是我手上的这一只。为什么叫肉鳍鱼呢?非常明显,你看它的这对偶鳍肉嘟嘟的,就跟我们的胳膊一样,它的肉鳍内有一串内骨骼。这些内骨骼最后演变成跟我们一样的四肢骨骼,所以这种肉鳍鱼类的一支才能最终爬上陆地,变成四足动物。”

  其实在不少影视作品中,以“肉鳍鱼”为原型的角色会经常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动漫《七龙珠》里,一次小悟空与弥次郎兵卫打架,在他没力气时吃了一条烤鱼,而那条鱼便是肉鳍鱼。在宫崎骏电影《悬崖上的金鱼姬》中,主人公开着小船行驶在清澈的海中,旁边经过的鱼也是古生代肉鳍鱼类。“为什么现在我们不知道这个东西,因为它们大部分都灭绝了,没灭绝的就变成我们了。”卢静说。

  以“吃”为突破口讲知识

  尽管人们在博物馆或是电视中能时常与“肉鳍鱼”甚至跟很多古生物“相遇”,但感兴趣的主动寻求这一类知识的人却很少。作为科研工作者,卢静讲出她的思考。“坦率地讲,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当然是做科学研究。但与此同时我也会思考,一篇研究论文出来,就算发表在最好的杂志上,全世界也只有很少人能完全看懂。我们现在给发表的科研成果写配套的科普宣传已经是标准流程,但即使如此,很多时候没有相关知识背景的读者也还是觉得这些科普文章和科研论文没什么两样。说到恐龙大家还算感兴趣,但说到古代的鱼类,可能就真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了。”卢静无奈地摊开手,她说,相比之下整个自然类学科的科普之路却还有很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